苏联雕塑教育模式与新中国雕塑教育

日期:2017-03-15  来源:出书网  作者:出书网  浏览次数:10

苏联雕塑教育模式与新中国雕塑教育——封面20160928——定稿

图书信息:

书名:苏联雕塑教育模式与新中国雕塑教育

作者:刘艳萍著

出版社:九州出版社

图书策划:北京大吕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出书网www.chushu.com.cn贺振梅18601901893)

书号:ISBN978-7-5108-4618-2

中国版本图书馆CIP数据核字(2016)第190906号

定价:35.00元

作者简介:

刘艳萍,先后毕业于鲁迅美术学院、中央美术学院,现任职哈尔滨学院艺术与设计学院,主要从事美术史论教学及研究。在《美术观察》《文艺评论》《雕塑》《艺术与设计》《设计》《美术教育研究》《大众文艺》等专业期刊发表学术论文十余篇,研究主题集中在中国近现代雕塑、艺术教育改革、当代艺术热点问题等三方面。已出版著作及参与编著《外国美术作品赏析》(2015年,黑龙江美术出版社)、《中国艺术名作鉴赏》(2007年,吉林文史出版社)、《走向现代——20世纪中国雕塑大事记》(2008年,河北美术出版社)等多部。

内容简介:

本书的最大意义在于全面梳理了中国雕塑家在20世纪50~60年代学习苏联雕塑教育模式并影响中国雕塑教育与创作的历史,以期形成对雕塑训练班的雕塑家与留苏雕塑家更全面与深入的认识,由此促进对20世纪中国雕塑史的认识,尤其是对第二代雕塑家所接受的苏联雕塑模式内涵及其在中国雕塑界的影响的理解,明确不同时代雕塑家在雕塑观念与语言的内在承传性与变异性中所起的作用,对学习苏联雕塑教育的雕塑家的教育成就作出恰切的学术评价。

前言:

1949年6月30日,毛泽东在为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28周年而写的《论人民民主专政》一文中专门论证了即将诞生的新中国要全方位“一边倒”的政策。由此整个20世纪50年代、60年代初的中苏蜜月期,出现了政治、经济、科技、文化等各个领域全面向苏联学习的风潮。在雕塑领域,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解放区与国统区的艺术家汇合在一起,解放区的社会主义现实主义的创作方法与文艺为工农兵服务的指导思想,成为艺术创作与批评的最高准则,但解放区的美术教育经验尚未及时总结充实,刘开渠、滑田友、王临乙、曾竹韶等人的法国雕塑传统如何改造、继承也没有具体方案。在这种情况下,如何发扬光大解放区的艺术传统,创作与无产阶级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相适应的雕塑艺术形式,如何使雕塑教育走向正规化,提高教育的水平,建立无产阶级的社会主义现实主义的雕塑教学与创作体系,无疑要求助于苏联。中国雕塑界主要采取了“走出去”“请进来”两种方法,苏联专家尼古拉·尼古拉耶维奇·克林杜霍夫来中国办“雕训班”与向苏联派留学生相结合,苏联的雕塑模式逐步完善法国的雕塑模式,从基本训练到创作教学都形成了一套完整的办法,在雕塑领域占据了主导地位。这些雕塑家在具有苏联社会主义现实主义创作方法的老师处学习了雕塑创作,从而在指导思想与创作实践上用苏联的雕塑模式丰富了中国社会主义现实主义的雕塑创作,与法国传统的雕塑模式有很大的距离,成为中国现代雕塑史上独特的雕塑现象,也成就了20世纪50年代至新时期的第二代雕塑家。

“走出去”的留苏雕塑家只有钱绍武、董祖诒、曹春生、王克庆、司徒兆光五人,时间集中在1953年至1966年期间,他们在列宾美术学院雕塑系接受了系统、完整的雕塑教育,相对雕塑训练班所接受的苏联雕塑模式来说更系统,更具权威性,是苏联雕塑模式的最正宗传承者。但他们产生影响是在1959年首位留苏雕塑家钱绍武回国之后。他们毕业后都在中国最高的美术学府中央美术学院任教,因中央美术学院在1949年后的特殊地位,他们教育与创作方面的影响具有泽被它处的特性。

“请进来”的是苏联苏里科夫美术学院的雕塑家尼古拉·尼古拉耶维奇·克林杜霍夫,1956年3月至1958年6月他在中央美术学院主持了雕塑训练班,参加学习的是从全国各艺术院校选拔进来的青年教员和作者,包括赵树桐、刘家洪、苏晖、关伟显、张润垲、许叔阳、金克俭、马改户(曾用名马力)、杨美应、沈文强、黄立炤、时宜(女)、陈启南、高秀兰(女)、王鸿文(现名王澎)、史美英(女)、于津源、凌春德、王泰舜、刘去病、傅天仇(笔名文佐)、郑觐、李枫等二十三人。在训练班中,克林杜霍夫用两年的时间浓缩了苏联六年教学的全过程,学员因此粗略地接受了苏联雕塑的系统教育,他们的毕业创作曾举行专题展览,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他们无论是在中央的,还是回到地方的,对苏联雕塑模式的传播都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留苏雕塑家与雕塑训练班的雕塑家在中国近现代雕塑史上具有无法取代的重要地位。他们是承上启下的第二代雕塑家,是第一代留欧雕塑家刘开渠、曾竹韶、滑田友、王临乙等人的法国雕塑模式的继承者,是“文革”后的一代,以恢复高考后各美术院校雕塑专业的本科生、研究生为主体的第三代雕塑家的教育传授者。他们是新时期的雕塑中坚力量和领军人物,在中央美术学院及地方美术院校任教授、硕导、博导,在雕塑系、雕塑艺术研究所、首都规划委员会、中国工艺美术学会雕塑委员会、中国城雕全国艺委会等相关部门担任执掌大权的领导,对推荐新人、总结老一代艺术家的成就经验、雕塑系的建设与发展、雕塑理论的总结、雕塑人才的培养、城市雕塑的规划与建设做出了很大的贡献。他们的许多作品和著作成为当代雕塑学术成果中的经典,为中国雕塑艺术的发展树立了里程碑。他们是苏联雕塑教育模式的接受者与传播者,在教学与创作的基础上发展了社会主义现实主义的雕塑体系,提高了中国雕塑基础教学的水平。他们使中国近现代雕塑家接受了一种新的雕塑观察方法、分析方法,补充和提高了写实技巧方面的素养,造型能力和创作能力增强,使中国近现代雕塑教育逐渐走向了正规化。

本研究的最大意义在于全面梳理了中国雕塑家在20世纪50~60年代学习苏联雕塑教育模式并影响中国雕塑教育与创作的历史,以期形成对雕塑训练班的雕塑家与留苏雕塑家更全面与深入的认识,由此促进对20世纪中国雕塑史的认识,尤其是对第二代雕塑家所接受的苏联雕塑模式内涵及其在中国雕塑界的影响的理解,明确不同时代雕塑家在雕塑观念与语言的内在承传性与变异性中所起的作用,对学习苏联雕塑教育的雕塑家的教育成就作出恰切的学术评价。

扫一扫即可微信购买
微信店铺二维码

上一篇:西方现代美术思潮

下一篇:稻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