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社掘金地级市 资源争夺战打响

日期:2014-03-27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网/报  作者:左志红  浏览次数:680

抢滩北上广之后,出版社还能去哪儿?到海外建分社?有此实力的毕竟是少数。实在没有好的选择,就赶快到地级市“占座”去吧,这里的竞争毕竟还没那么惨烈。据《中国新闻出版报》不完全统计,9年间,已有30多家出版社在地级市建立了分支机构。如何掘金地级市?让我们听听这些先行者怎么说。

2014年1月,北京艺术与科学电子出版社承德分部揭牌。如果时间倒流,还有类似的事件发生:2013年12月,中州古籍出版社新乡办事处成立,这是该社继洛阳、北京、南阳后成立的第四家办事处。2013年11月,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承德图书出版中心成立,成为该社继大庆后的又一家分支机构……

短短一年间,有10余家出版社在地级市设立分支机构,出版社到地级市掘金再掀新一轮热潮。一家先行的出版社曾将这种在异地建立分支机构的做法称为“章鱼模式”,喻指出版社在主体稳固发展的基础上,像章鱼一样伸出触角、延伸分支,以期争夺更多的出版资源,拓展更大的生存空间。越来越多的出版社在布点北上广的同时,也向下伸出触角,到地级市跑马圈地,抢占出版资源。

发展路线:从沿海到内地

出版社在地级市建设分支机构有一条路线图:最早是从江苏、广东等东南沿海地区开始,慢慢扩张到中西部乃至东北部,如今形成了全国遍地开花的发展态势。

提起出版社在地级市的分支机构,江苏出版人是最早“吃螃蟹”的。2006年,凤凰出版传媒集团旗下的两家出版社几乎同时进军地级市,之后5年间,江苏凤凰科学技术出版社陆续在南京本部及徐州、北京、苏州、南通、广州等成立了8个出版中心,凤凰出版社先后在无锡、徐州、张家港、泰州、常州成立了文化公司。江苏的3家大学社也不甘落后,2009年和2010年,南京大学出版社陆续在连云港、盐城和常州设立了出版中心,苏州大学出版社常熟理工学院出版中心和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宿迁策划中心也相继揭牌。

在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广东,当地出版社也在世纪之交把触角伸向地级市。2009年12月,广东人民出版社东莞编辑中心挂牌,成为广东第一家地市级编辑中心。2010年,广东经济出版社东莞编辑出版中心、广东教育出版社江门分部相继揭牌成立。2011年,南方日报出版社在佛山和肇庆成立出版中心。

地处北京的中央级出版社也纷纷效仿,把目光投向了沿海的地级市。2008年4月,化学工业出版社成立了青岛科技大学编辑部。2010年5月,人民卫生出版社依托青岛市市立医院成立了医学图书翻译中心。2010年12月,九州出版社和泉州闽南书局合作成立了海西分部。

此后南风北渐,东南沿海热度不减,中西部的出版社分支机构也遍地开花。2011年,广西人民出版社在贵港、来宾成立出版中心,江苏人民出版社在宿迁成立分部,浙江人民出版社在舟山群岛新区的图书出版中心挂牌,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在广东中山大学外国语学院成立了华南编辑部。2012年,吉林银声音像出版社松原编辑部、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江南分部、湖南人民出版社韶山分部陆续成立。去年,河南、河北、湖南等省也开始打破出版社地级市分支机构零的纪录。

合作动机:双方各有需求

谈到在地方设分支机构的缘起,不少采访对象用了“一拍即合”来形容。简言之就是地方有出版需求,出版社也要延伸发展,于是合作水到渠成。从时代背景看,文化体制改革全面激发了出版业的活力,或许可以看作这一现象的一个注脚。

2006年,文化体制改革由试点转入全面推开,文化企事业单位改革成为改革的中心环节。也就在这一年,凤凰出版传媒集团旗下的两家出版社开始着手建立分支机构。回忆起当初的情景,凤凰出版社副社长倪培翔说:“在地级市建分支机构的想法是时任集团董事长谭跃提出来的,他曾任江苏省委宣传部副部长,了解地方的需求,地级市有报纸、电台、电视台,但没有出版社,地方希望有这个门类。他出任集团董事长后,地方宣传部门找他商量,集团也希望发掘地方的文化出版资源,这样双方一拍即合,优势互补,资源共享,成立了这5家公司。”之所以选择凤凰出版社,倪培翔表示,该社前身是江苏古籍出版社,以社科文史为特色,在选题方面与地方文化衔接,出版板块中有地方文化一块,近年策划出版的地方文化工程如《无锡文库》(全100册)、《泰州文献》(全70册)、《常州先哲遗书》等,地方特色鲜明,反响较大。

苏州古吴轩出版社2009年年底改制为国有独资的出版企业,改制后在吴江、宜兴、东台和靖江4个县级市成立了办事处。该社总编辑许雪根告诉《中国新闻出版报》记者:“许多外地出版社在苏州设立办事处或分公司,为了扩大发展,我们就在周边选这几个经济、文化发达的县级市,和当地日报社合作设办事处,发掘地方文化资源。”

分支机构策划什么类型的书?一类是地方史志、地方文化类图书,如中州古籍出版社洛阳分部策划的《洛阳古代墓葬壁画》《龙门石窟与西域文明》等。另一类是服务地方政府的图书,如政府白皮书和调研报告之类。还有一类是教材,一些大学社在地方大学设立的分支机构,主要服务当地教材出版。

除传统图书出版之外,数字出版也成为出版社掘金地方的切入口。北京艺科社2014年1月在承德成立了分部,社长张彬告诉记者:“我们是一家电子社,计划开拓承德的数字出版资源。今年我们计划开发一款以承德为背景的手机游戏,还计划把承德文化界的期刊整合成数字出版形式在移动终端发布。”

管理模式:设办事处或公司

出版社在地级市的分支机构通常有两种管理方式:一种是冠以办事处、分部、出版中心或编辑中心的名称,相当于出版社的一个编辑室;另一种是出版社全资注册子公司,或与地方相关机构合资成立子公司。在地方的合作方,通常是当地的报社、书店、电视台、大学等。

中州古籍出版社是办事处模式的代表,该社总编室主任朱志永告诉记者,该社在洛阳的办事处设在当地新华书店,南阳的设在南阳日报社,新乡的设在市图书馆。他说:“办事处相当于社里的一个编辑室,社里不外派人员,找当地人挖掘出版资源,三审三校都通过社里。”

江苏凤凰出版社在4个地级市、1个县级市成立了正式的公司来运作,倪培翔告诉记者:“我们在无锡的公司叫无锡凤凰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其他几个公司也这样命名。无锡、徐州、张家港、泰州股本都是200万元,落点当地报业集团。但常州有些不同,常州股本400万元,和常州电视台合作。相同的是,5个公司都是地方控股,持股比例双方分别占49%、51%。”据介绍,这5家公司在经营上是独立运作,出版上严格按照出版规程来操作,所有选题出版都要经过社里,社里为此配备一个编辑室专门对应5家公司,图书出版流程规范。

江苏凤凰科学技术出版社则独创性地把两种模式结合在一起。该社成立了全资子公司达泰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下辖医学(北京)、长城(北京)、数字(南京)、职教(南京)、华南(广州)、苏北(徐州)、苏中(南通)、苏南(苏州)8个出版中心。不同于上述两种有合作方的模式,该社的出版中心完全自己经营。

发展状况:未必一圈就灵

从先行者的发展情况看,这些分支机构经营有好有坏。苏科社的“章鱼模式”最受瞩目,8个出版中心5年销售过亿元的纪录很难被突破。也有社长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分支机构运营不太理想,正在调整中。

凤凰出版社5家公司中,经营最好的常州公司真正通过公司化运作实现了赢利和分红。分析原因,倪培翔说,产业链相对完整是一个因素,“出版产业链各环节都有利润,经营好利润相对就高。”他说,常州公司有照排室,不仅可以做自己的书,还能为社会服务;常州和印刷厂定点合作,印刷工价就下来了。

也有出版社对分支机构进行了调整,江苏凤凰科学技术出版社通过几年深耕细作,基本建立了当地出版资源网络后,2012年起,该社将常驻人员改为专职联络员,借助网络和高速公路继续在地级市发掘出版资源。该社副总编辑杜辛告诉记者:“实践证明,这样做成本下降,效益上升。”

现实中的各种问题不断出现。分支机构和总部之间要有一个磨合期,特别是在选题策划和内容把控方面。倪培翔表示:“地方上毕竟不是专业干出版的,要磨炼到得心应手还有个过程。出版人才必须有文化内涵和文化眼界,不是捡到篮子里的都是菜。”

还有些客观情况也必须面对。发达的地级市成为出版社争抢之地,如苏州、无锡、常州等市,不仅有江苏本省的出版社设点,北京、上海的出版社也纷纷布局,“资源在被瓜分,竞争日趋激烈”。另外,有受访者反映,地方政府埋单的图书的出版量有所减少,因为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开展以来,“三公”经费较以往减少了。

不过正如杜辛所说,大众出版的时代已经过去,出版社要在地级市做好分支机构,就要深入挖掘小众需求,并具有全媒体意识,让传统出版和数字出版齐放光芒。

上一篇:阅读岂能拘泥于形式 感受的是所承载的内容

下一篇:调查显示:“80后”“90后”依然青睐纸质书